主页 > 社区 > 正文

一个曾在中国“挑刺”的加拿大人:不得不佩服

发布时间 2021-06-10

  “80后”加拿大人戴伟(David Klinck)来华17年。23岁便到中国的他,第一次在内地“走红”源于一次“挑刺”。他在微博上吐槽中国驾照上英文标识错误,引来大量关注。如今,爱较真的他发现,中国变得越来越国际化,公共场所英文标识错误大大减少。“想挑刺变难了。”他笑说:“我也越来越喜欢这个国家了。”作为一位音乐爱好者,他在原创的歌曲中直抒胸臆:“你看我外表像老外,但是你会感觉意外,我的皮肤有这么白,但我心红。”谈起中国的执政能力,戴伟表示很欣赏,尤其讚赏中国对的关心。“这个国家的发展速度令人惊叹,每个人都有追求更好生活的途径,真的不得不佩服中国执政者。”

  从“挑刺”到“热爱”,这位加拿大人不知不觉已经在中国定居生活了17年。“中国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,也打破了我过去的刻板印象。”和很多西方年轻人一样,来华之前,戴伟以为中国是一个落后的东方国家。“我以为中国很封闭,气氛很严肃。”2005年8月,戴伟到中国的第一站是北京。刚下飞机,他紧张地随人流走出机场。先是看到肯德基、麦当劳等快餐店,再看到王府井大街的繁灯闪烁,他才发现自己的警惕和紧张完全是“庸人自扰”。

  真实的中国,繁华、安全、机会遍地,吸引了戴伟扎根定居。“不知不觉变得越来越中国化。”戴伟是名狂热的音乐爱好者,无论是架子鼓、结他、手风琴等西方乐器,还是古筝等中式乐器,他都能玩一把。在创作《The 中国est 老外 in all 天下》时,戴伟就把“十八般乐器”都用齐。

  MV中,他时而在小桥流水边弹古筝;时而埋头读老子的《道德经》;时而头戴草帽,和当地农民伯伯在梯田间挥舞锄头耕田,中国味十足。“其实这个MV是一次自驾的时候,偶然到了一个乡村,就地取材拍的。”戴伟不安於大城市高速生活,更喜欢到处探索。“我最喜欢去中国农村。中国是农业大国。到乡下去,往往会看到中国的另一面。”

  戴伟坦言,起初也是抱着猎奇的心理到田间去,但这些年的经历,反而意外让他成为中国农村变化的见证者。“在加拿大,一个城市可能二十年都不会有很大变化,但中国就迥然不同。”他说,过去到访农村并不容易,道路泥泞、坑坑洼洼。如今,大多数农村不仅修好水泥路,还能收发快递。去年中国实现了全面脱贫,帮助1亿人脱离贫困。“加拿大总人口不超过4000万,相比之下,中国这个脱贫数字很惊人。”

  城市的变化更加日新月异。戴伟初来广州时,市区地铁只有1号线号线。如今的珠江新城当年只是一座城中村,居民楼密密麻麻挤在一起,现在广州塔拔地而起,高楼大厦林立,“一切都焕然一新,这座城市、这个国家的发展速度令人惊叹。”

  戴伟喜欢观察生活,也喜欢观察人。这也让他对很多当地人习以为常的生活场景有不同感受,随处可见的“快递小哥”就引起过他的好奇。他坦言,在国外,很少看到“快递小哥”如此分布广泛,深入到街头巷尾、农村小路。他曾经花一天时间,和一名快递小哥一起工作,体验快递生活。

  “快递小哥告诉我,一个月大概有1万多元收入,这个水平很了不起。”戴伟向记者竖起拇指说,快递小哥这个群体不少人学历并不高,但通过勤奋工作,可以在城市立足。“在中国,我看到每个人都有追求更好生活的途径。真的不能不佩服中国执政者。”

  今年是中国成立一百周年,作为一名在华十多年的外国人,戴伟对的印象是很不错。这印象来源於在中国生活的点点滴滴。“我可以肯定地说,在中国执政下,我确实看到这个国家的人,生活一年比一年好。”

  “来中国之前,我在欧洲旅居过一段时间,当时二十出头,在欧洲不同国家做背包客穷游,限定自己一年只能花1000欧元。”叛逆的戴伟从加拿大来到人生路不熟的法国,但当时法国的治安环境让他皱眉。“我年轻那会,也总想着世界这么大,我要去看看。欧洲之旅期间,我打开地图一看,发现距离加拿大最远的国家,就是中国,于是我就决定到中国看看。”

  这一“看”就是17年,戴伟也从一个年轻人成长为一名成熟男子。在戴伟的乐队排练室,现在仍在墙上贴着一幅巨大的世界地图。他细心地将自己曾经走访过、生活过的地方都标了颜色,位于加拿大的老家、欧洲多个国家以及中国被用显眼的颜色标注着。而中国被标注的面积最为广阔。

  戴伟在中国的生活节奏就很优哉游哉。他笑言自己是个很“闷”的人,除了工作和家庭,时间投入最多就是健身和音乐。戴伟偶尔也会回到加拿大探望亲友。他发现不少当地人虽然未涉足过中国,但似乎喜欢用媒体的“偏见”去对中国事务侃侃而谈。“每次我都会主动去给他们澄清,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去和他们介绍中国的实际环境。”戴伟笑说,自己留在中国这么多年“乐不思蜀”,正是用脚投票证明了这个国家的生活宜人。

  教室里色调明亮,墙贴着合照,照片上每个人都笑容灿烂。学生所用的教材,封面也是五彩斑斓的。这是戴伟在广州开办的一家英语培训机构,至今已有十多年。在他的英语课上,笑声总是特别嘹亮。戴伟特别设戏剧课,让学生们抽卡片,扮演小偷、法官、警察、大学教授等角色,大家通过互动练习来加强口语表达。

  “常和年轻人在一起,有种错觉自己也很年轻。”戴伟笑说,看着眼前一个个聪明而活跃的年轻学生,会感叹现代中国年轻人知识涉猎之广阔。一届又一届学生的成长和进步,是他工作最大的成就感来源。“中国的学生很聪明,也很好学,常常可以举一反三。最让我印象深刻的,是他们对社交网络的应用,他们不吝于在网上分享自己的生活。”

  戴伟自己也在微博、抖音等中国火热的社交网络开设平台,不时和学生和网友交流,“我自己对很多互联网词汇并不了解,学生会主动分享给我。”对于部分过分沉迷网络的学生,戴伟也会拍拍对方肩膀,带他出去走走。“我会和他们讨论网上好玩的东西,也会把他们带出来,看看现实世界里值得关心的人和事。”

  戴伟眼里,粤港澳大湾区无疑是国际化的,因为它本身有不少名片在国际出圈(注:出名)。“香港就是国际大都市,是全球闻名的金融中心。很久以前就听说过在广州举行的广交会,而东莞是世界工厂,是很多商品的标签中注明的生产地。”戴伟笑说,这么多大名鼎鼎的城市所组成的大湾区,自然吸引国际关注。

  “在我看来,粤港澳大湾区确实可以媲美世界三大湾区,就算和美国三藩市湾区相比,也毫不逊色。甚至从发展势头来说,三藩市湾区还比不上粤港澳大湾区。”

  戴伟最欣赏粤港澳大湾区之间的一小时生活圈。“即使是三藩市湾区,也很难这么便捷地串起当地不同的区域。”戴伟前段时间曾经到深圳出差,之后又乘船来到珠海,其间还开车登上了港珠澳大桥,一路畅通无阻地抵达澳门。私家车在气势恢宏的港珠澳大桥奔驰着,大海浩浩荡荡、风起云涌,这一切都让他耳目一新。“我也试过自己开车从广州去东莞、佛山等城市,都是一个小时左右就通达。这一点着实让人惊叹。”